您的位置:首页 >媒体报道>详细内容

争做最好的自己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8-06 浏览次数: 【字体:

7月27日,40名“魔豆妈妈”齐聚北京,在中国红十字会·淘宝公益基金联合阿里巴巴公益主办的全国“魔豆妈妈”创业扶贫大赛决赛上,分享自己的故事和创业计划。

比赛中,每位“魔豆妈妈”都需经过5分钟路演、3分钟评委提问和答辩两个环节的角逐。最终,20位“优秀魔豆妈妈”获得淘宝公益基金提供的3万元奖金和20万项目孵化金支持。

命途多舛却自立自强

“虽自小患病,我还有父母宠爱。直到父母去世,才体会到人生的艰难和孤独。”站在台上,来自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的占琼侃侃而谈,以往的困苦不再是阴霾,只有想起父母时,她的声音才一度哽咽。

占琼半岁时患上小儿麻痹症,终生不良于行。13岁时,双亲因病离世。她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在亲人照拂下,努力考上大学,毕业次年开了一家服装店。创业艰难,有些困难常人无法想象。占琼很庆幸,在最艰难的时候遇到了丈夫和“魔豆”。

2011年,经黄陂区残联推荐,占琼参加了“魔豆妈妈”培训。网店销售模式让她大开眼界,接连开了3家淘宝店。

如今,占琼已在武汉买了两套房子,再也不用为生活发愁。这一次,她作为“魔豆妈妈”中的佼佼者,面对评委,面对镜头,平静的讲出自己的创业梦想。

与占琼有着相似经历的还有云南“魔豆妈妈”田爱梅。她的网店已经做了6年多,且越做越红火。

田爱梅的命运转捩点发生在2001年高考前6天,满怀信心准备高考的她遭遇车祸致高位截瘫。为了治疗,家里债台高筑,田爱梅多次产生轻生的念头。

为了让女儿重拾信心,父母把田爱梅从农村带到城市,她接触到了网络。2012年初,田爱梅在淘宝网上看到“魔豆妈妈”报名的信息,便打电话报了名。这个电话改变了她的命运。

“我的腿不能走路,但手很灵活,我也很爱做手工。”她决定将经营制作、销售手工藤编坐垫作为网店经营项目。走出逆境的田爱梅不仅有了事业,还收获了爱情,并育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她制作的坐垫物美价廉,颇受顾客青睐。去年,她的网店销售额达20余万元。

“魔豆妈妈的经历让我觉得我还是被社会需要的,让我有了很多成就感。”田爱梅说。

“成就感”并不是这些妈妈们最大的收获。“我最大的感触是有了尊严”,来自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的李小云说。因为先天性脊柱弯曲,她的背上长了一个大肉瘤。“小时候,经常有人说我是‘乌龟’,小朋友们都不愿和我玩。”从小遭遇的异样眼光没有将她打倒,“我就是不服输,我也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李小云靠自学完成了大专课程,出去找工作却四处碰壁。为了养家,她推过三轮车、卖过菜、摆过地摊,“什么都干过”。2010年,她幸运地遇到了“魔豆”,开始了网店生涯。2014年,李小云又参加了“魔豆妈妈”云客服培训。如今,除了打理好自家淘宝店铺,她还兼做网店云客服。

凭借这份收入,李小云“买了车,买了房”,抚养一对双胞胎儿女长大,女儿还考上了研究生。这成为她此生最大的骄傲:“我们身体有缺陷,但绝不是‘残废’。未来,我希望人们对我们的称呼还可以从‘残疾人’进步到‘障碍人士’,我们不差什么,只是有点特殊而已。”

走在时代前沿,她们也是“弄潮儿”

“魔豆妈妈”项目由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与阿里巴巴集团共同发起,为“身处困境但自强不息”的困难母亲提供电商创就业技能培训,确保她们获得可持续收入,实现有尊严的脱贫。8年时间,该项目已帮助8300余名困难母亲。

“淘宝店”是魔豆妈妈脱贫致富的谋生之道,但随着时代浪潮不断发展和推进,一直活跃在时代前沿的“魔豆妈妈”创造出了更多新模式。

应小青的事业起点是微商。童年丧母、少年失聪,站在演讲台上的她,因为听力障碍,说话时吐词不清、语调刺耳。“但我可以用并不美丽的声音表达美丽的自己”,外表秀美、满腹才华的她有这样的自信。她会写文章,是青海省作家协会的成员;会写歌词,作词歌曲《何不快乐》荣获全国少儿音乐大赛金奖;她有可安心度日的工作,在青海大学后勤服务中心担任办公室文员。

2015年夏天,因为帮外地文友采购青海中草药,应小青萌发了在网上经营青海特产的念头。她从微商做起,在朋友圈里推广青海特产——牦牛肉干、黑枸杞、蜂产品等,“慢慢的,一些顾客买了产品觉得好,愿意加入我的团队做代理商,同时赚一点钱”。

生意做大后,她成立了青海青特产电子商务工作室,下一步计划把青海青特产淘宝店开起来,经营特色农产品,也希望能把这种从微商起步的成功模式复制推广给更多困境中的“魔豆妈妈”。

与应小青一样“很有想法”的还有来自山西太原的魔豆妈妈郭云霞。在演讲台上,她先秀了一段英文。这是年届五十的她为发展跨境电商事业,“现学现卖”的一段自我介绍。

2000年,郭云霞因车祸导致高位截瘫,坐着轮椅开始创业。2011年,她幸运地成为太原首批淘宝魔豆爱心工程受助人之一,有了属于自己的淘宝店。经过几年用心经营,她实现了自食其力,还可以保证女儿上大学的费用。

但是,郭云霞并没有满足已获得的成就。现在,她的网店已开到了阿里巴巴全球速卖通、亚马逊、lazada、wish、eBay等跨国电商平台。她提出了“不要错过2018年的‘国际版淘宝’”“成为‘一带一路’履行者和受益者”等让人眼前一亮的想法和理念,赢得满堂喝彩。

在产品推广方面,“魔豆妈妈”也各出奇招。其中,甘肃魔豆妈妈权红梅和山东魔豆妈妈郭慧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直播的方式。

2003年,未满18岁的权红梅在砖厂打工时不慎双手卷进对滚机,失去了双臂。倔强的她用双脚学会自理,学会写字、画画,甚至学会刺绣。她结合当地文化,设计出与市场需求相结合的文创刺绣产品,与同乡姐妹联合创立了“小农女手作坊”。为了推销产品,她开通了直播账号。

“曾经,我用脚给儿子洗头的视频被平台官方归为励志、充满正能量的作品上了热门推送,点击量逾百万。”这次成功让权红梅看到了网络的巨大能量。现在,她的直播号粉丝超过3万,成为宣传推广新产品的全新平台。

2011年就成为“魔豆妈妈”一员的郭慧对直播的依赖性更高。此前,她因女儿重病被第一任丈夫抛弃,重组家庭后又忍受了第二任丈夫的长期家暴,最后带着大女儿和刚出生40天的儿子恢复单身,承担起独自抚养孩子的重担。

她从代销母婴用品起步。为了做出特色,她开通直播,教网友使用各种工具做婴儿辅食,“效果出乎意料得好”。她在直播中演示了多种使用方法的一款婴儿食物研磨器大受欢迎,成为销售“爆款”。现在,郭慧已逐渐走出了过去的阴影,开始面对铺满阳光的未来。

各具特色,她们的产品有“魔力”

除了创业方式和营销手段的推陈出新,五花八门、富有创意的产品也是妈妈们获得成功的法宝之一。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哈萨克族“魔豆妈妈”左拉汗·阿肯白克一走上演讲台,一袭极富民族风情的绿色绣花长袍便吸引了所有观众的眼光。她的一生都与刺绣结了缘,因为刺绣结识了另一半,因为刺绣走出了团场。1991年,丈夫因意外去世,给她留下了大笔债务和四个孩子,最小的6个月,最大的8岁。依靠刺绣,她把孩子们养大成人。

2015年,左拉汗退休后创立了“阿热勒刺绣店”,将哈萨克族文化融入到作品中。产品种类从之前的居家用品拓展到了少数民族家庭装饰,精致的旅游小商品、礼服等,并将其发展到线上淘宝店,做大做强。“民族的就是世界的”,独特的哈萨克族风情为左拉汗的小店招徕了来自不同地域的客人。

在演讲台上依靠手语与评委及观众交流的“魔豆妈妈”周佳霖来自湖南长沙,她和同样失聪的丈夫一起带来了自己的棕编作品。

自12岁开始学习棕编至今,42岁的周佳霖已成长为省级编织工艺大师,非物质文化遗产“长沙棕编”代表性传承人。她创作的棕编作品“平衡蜻蜓”“咬指蛇”还获得了两项专利。现在,她的最大愿望是让“长沙棕编”搭上电子商务的快车,让非遗文化制品通过电商平台走近消费者,达到经济效益与文化多样性上的双丰收。

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的“魔豆妈妈”丁玉坤在演讲中提到了“魔豆”的“魔力”,“它在我们心中发芽,生出无穷动力,让我们展翅高飞”。

1982年出生的丁玉坤身患先天性脊柱裂,造成双足变形、髋关节脱位、大小便失禁等症状。父亲在她年幼时选择了放弃、离开,母亲同样身患残疾,智力也有问题,无法照顾她,是姥姥姥爷将她抚养长大。因为对知识的渴望,她自学完成了小学到高中的学业。终于,一根网线给她插上了无形的翅膀。

丁玉坤和同样身患重度残疾的丈夫一起打造了一个网络销售平台,经营多种出自障碍人士的手工艺作品,包括长幅十字绣、内画鼻烟壶、手工编织品等等。她说:“我们的产品并不低端,我们都身怀绝技,我们需要展示自我的平台。”

郭云霞在演讲中特别提出“电商时代,创意为王”的口号。在她的网店中,用黄土高原的普通泥土制作的“泥蛋蛋”环保子弹,适用于仿真玩具枪,在全球速卖通(AliExpress)平台上每500克售价14.99美元;普通的山西煤炭,三块矿石包成一包,加上一个精致的包装袋,作为学生教具卖到美国,每袋售价9.25美元;她把山西的编织工艺与国外的风俗、节日等结合起来,创造出原木银饰挂件、民族风编织手表,让中国元素走向了世界……

由己及人,做播撒阳光的天使

在40位“魔豆妈妈”的演讲中,都有一个特殊话题——带动创业。

“‘魔豆’的精神就是播撒爱心,帮助更多人。”走出逆境的同时,李小云担任襄阳民间义工协会助残分会会长,积极帮助残疾人,先后帮助7名残疾母亲成为淘宝云客服,助她们摆脱困境。

周佳霖夫妇二人常年通过红十字会、残联、妇联和社会慈善机构捐款捐物,扶残助弱。他们不吝于举办手艺培训班,开办传习所,把自己的绝活传授给想要学习的人,先后帮助400多名贫困妇女和残疾人学习这门投资少、见效快的手艺,以技扶贫;带动岳阳、常宁等地8位魔豆妈妈,以棕编手艺居家就业,人均月收入达到两千余元。

来自安徽的魔豆妈妈高利萍给现场评委和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就是一个养牛的农民,但我的农场生产的牛肉要卖到全国乃至全世界。”看着台上笑容爽朗、大方自信的高利萍,谁也想象不到她曾经历过两次离异,身患慢性肾衰竭,需长期服药;三个孩子中15岁的大女儿智力相当于1岁幼儿,也需长期服用精神和癫痫药物,双胞胎儿子刚刚5岁。因病住院那段时间是她经历过的最艰难时刻,甚至想过自杀,“是被母亲和弟弟用亲情劝回来的”。

病情得到控制后,高利萍带着孩子回到娘家,靠借债和贷款办起了“圆梦家庭农场”,因为“敢扛事,能吃苦”,奋斗一年就实现了脱贫。

自己刚刚摆脱困境,高利萍就开放农场,与70余名贫困户联合生产,带动他们一起脱贫;并与周边5家农场合作成立综合体,共同为贫困户服务,惠及200余名贫困人员。她还以女儿的名义筹备爱心慈善基金,成立“留守儿童之家”,成为14名留守儿童的“妈妈”,不仅管他们的午饭晚饭,还管作业和学习。

“我的孩子曾经因为穷和父母离异吃了很多苦,我不忍心看到别的孩子也吃这样的苦。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就要管。”说这话时,高利萍的笑容从未变过。

同样创业成功的李韦荣重点推介了自己的“生态有机茶园”项目。身患小儿麻痹症、右腿不良于行的她曾用15年时间,从一个普通打工妹奋斗成知名外资企业总经理,后辞职回乡创业,承包千亩茶园,产品出口欧美,年产值突破600万元。她的茶园带动周边农户500余人在乡就业,其中包括贫困人口115人,残疾人及重症残疾人家属20余人,“魔豆妈妈”20余人。现在,李韦荣计划在深度贫困村茅坪村新建茶园,将新增400个就业岗位,缓解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的生活现状。

李韦荣用这样一句话结束了自己的演讲:“世界上最美的艳遇,是遇见另一个更优秀的自己。”她很庆幸,能够和众多“魔豆妈妈”一起,用播撒阳光和爱心的方式成就自己,也成就他人。 

本文出自2018年8月3日《中国红十字报》

【打印正文】